|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席大检察官也要参加「考试」!

2018-10-26 10:11:27

消息来源:法律读库 阅读原文 评论


\

 

 

10月25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结合前一天听取和审议的最高法“关于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的报告”最高检“关于人民检察院加强对民事诉讼和执行活动法律监督工作情况的报告”,展开专题询问。

\

▲ 栗战书委员长参加审议和询问(全国人大网)

 

\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建明主持会议(全国人大网)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到会应询。

自201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展专题询问以来,对“两高”工作报告进行专题询问,这还是第一次

以常委会联组会议形式,专题询问“执行难”和“民事诉讼和执行活动法律监督”,此系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监督工作计划中作出的安排。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秘书局巡视员傅文杰曾用常委会组成人员与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现场办公”,形容专题询问的效果,称专题询问是在分组会议讨论审议的基础上,把委员们共同关注的、特别突出的重点问题,再拿到联组会议上专题询问,重点更突出,审议更深入,意见更集中,效果更明显,社会更关注

 

 

提问 检察机关如何补齐民事检察方面的短板?
 

\

 

全国人大监察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高友东:

 

 

 

我询问的问题是,人民检察院的定位及相关工作。人民检察院的宪法定位是国家法律监督机关,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也明确了检察院对民事诉讼也要进行法律监督。

 

但是很长时间以来,社会上包括检察机关自身都把检察机关主要看作是刑事机关,主要承担反贪、反渎、公诉、刑事监督等职能了。在民事诉讼和执行活动监督方面,无论是人员配备,还是在工作开展上,都明显存在短板。

 

我们想了解一下,检察机关下一步如何采取有针对性的举措,在民事检察上实现更好的作为?

 

\

 

 
张 军

 

高友东副主任委员提的这个问题非常符合检察机关工作实际,同时也把我们的短板、弱项揭示出来了。怎样有针对性地采取有力举措,把宪法、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充分的、平衡的、有力的落实到位,我们准备从四个方面采取措施,请各位委员、各位代表在工作中给我们支持、给我们监督。

➤ 首先,转观念。

 

重刑轻民,这个观念必须改,我们检察机关也不例外。

 

前不久,我应邀去中央党校汇报检察工作,问一位领导干部,您了解我们检察机关是做什么的?法院、公安可能会大体了解。

他说,我知道,抓人。

我说,那是反贪、反腐败,这项职能转隶,划走了。

他说,那就是公诉。

我说,确实不错,您还了解我们的公诉职能。那么,民事检察、行政检察、公益诉讼检察就更加不了解了。

 

我们自己刑事检察有五个厅级单位在负责,民事、行政、公益诉讼只有一个厅级单位在负责,从事刑事检察的有130多个检察人员,民事检察只有32人,编制还没用满,表明我们在全面平衡充分履行法律监督职能这个宪法职责上是有短板的。

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要以问题为导向。民事检察相对薄弱的状况与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是不适应的。

 

昨天我在报告中特别讲到,民事申诉信访,2012年以来大幅度上升,每年都在上升,超过了刑事申诉信访。如果还要重刑轻民,不符合实际了。“以人民为中心”就要体现落实全面监督的要求,就要回应人民群众期待。

 

同时,转观念,要把我自己摆进去,把检察机关摆进去。主动接受监督,领导层面没有问题,工作层面可能就会有一些这样那样的协调问题。

 

我们就提出要敢于监督,要善于监督,在监督过程中不要以零和博弈作为结果,而要以双赢多赢共赢的理念把共同的法治事业落实到位,让人民高兴。人民高兴了,无论是被监督的机关还是监督的机关,当然都高兴。

 

这样的理念,我们叫做政治智慧、法律智慧和监督智慧。我们现在特别强调要用这样的工作去满足新时代人民在物质文化生活方面有了极大提升后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等新的更高需求。

➤ 第二,抓办案。

 

履行民事诉讼和执行活动法律监督的职责,关键是办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过,一个案例胜过一打文件。没有案件,再怎么强调监督,制定再多的规定,老百姓感受不到,纠正司法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没有力度。

 

因此,我们在工作中特别强调,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离开办案,法律监督就是无源之水、空中楼阁,无法落地。

 

为什么要抓办案?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对确有错误的或者可能认为确有错误的民事案件、执行案件,如果采取抗诉的措施,是上级检察院抗下级法院。现在的局面是,最高检察院的案件推不开门,大量的积压,省一级检察院的民事监督案件也是推不开门,自己办案还不能及时有效办结,对下的指导就更不力。

因此,我们特别强调要加大办案力度,提高办案效率,要充实民事检察人员。我们自己的力量不足,就要借助外脑,就是我们汇报的,要借助智慧,用外力来帮助我们审查专业性很强的民事案件,执行案件。

 

同时,也是对可能的乱监督有一个外部的监督。在这个过程中,努力为社会和人民群众提供更好的、更实在的法治产品和检察产品。

➤ 第三,重效果。

 

衡量我们监督工作的成效如何,还不是抗诉了多少,抗诉的成功率有多少,提出检察建议有多少,被采纳了多少,关键是人民群众的感受,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我们特别强调抗诉案件不在数量,应该有观念上的转变,就是质量,就是能不能通过典型案件、倾向性的问题、某一类案件的问题,抓住、抓准、抓出成效,自然的就会影响一类案件的处理。

 

我们借助外脑讨论了一个期货公司被诉不能还钱的案件。

 

一个人两次向期货共投入400万,是借款还是投资?如果是借款,期货公司亏了,你得还钱。如果是投资,投资有风险,人家血本无归,你也就拿不回来。

 

法院判了以后当事人不服,申诉到法院,仍然是维持,申诉到检察院。我们请来专家学者帮我们论证。两种意见,本身这个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这种情况下倾向于哪一方面。

 

有的说当事人应该承担责任。为了发财就是不能亏,给点教训。有的就讲期货公司应该承担责任,你是强势,你没有讲清楚。在这个案件上是一个理念、是一个指引,应该作为一个判例,在现阶段让期货公司承担更重的责任。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说明你没有讲清楚。没有讲清楚,你就要承担还款的责任,就要付出一定的成本。以后可以录像、可以录音,拿出证据来,老百姓就能够信服,也是在现阶段为当事人能够安全的投资理财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

 

这就是我们在工作当中特别讲到的,不在数量,重在质量,重在对社会的引领,对社会公平正义的价值判断。

➤ 最后,强队伍。

 

没有专业能力,没有专业素养办不好司法案件,更加办不好监督案件。能力的提升是我们的一个短板,也是以问题为导向,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设立一个“检答网”,内部进行培训,有问题直接在网上提,最高检、省级检负责回答。

 

同时,我们特别注重党风廉政建设,反腐败。检察官同样存在被围猎的问题,也同样存在选择性办案的问题,虽然不是那么突出,但是有一件都嫌多。

 

今后的工作中,我们要特别在这几个方面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回应新时代人民群众对检察工作的更高期盼。

 

提问   如何强化对虚假诉讼的监督?
 

\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于志刚:

 

 

对于虚假诉讼,群众深恶痛绝、反映强烈。在虚假诉讼中,原告、被告双方“唱双簧”,虚构事实或者伪造证据,以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方式来骗取法院的判决裁定或者调解书,妨碍司法秩序、损害司法公信,破坏社会诚信,严重损害他人合法权益。

 

进行虚假诉讼,打假官司的既有老赖也有骗子,有的人利用虚假诉讼实现自己谋夺、非法侵占他人合法财产的非法目的,有的债务人通过假离婚、假破产等转移财产或者逃避债务,以这种所谓的合法的形式,让权利人哑巴吃黄连。

 

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回答,对于虚假诉讼,检察机关如何进一步提高监督的力度?

\

 

 
张军

这是一个全社会都高度关注的问题。虚假诉讼既损害相关涉案人甚至有些不是涉案人的利益,同时也侵犯了司法的权威,破坏了我们的司法秩序,危害非常大。

 

从检察机关监督办案的情况看,当前民间借贷纠纷是虚假诉讼的一个重灾区,就是普通的当事人之间,因为国家和地方政府在相关的领域加强了管理,比如房屋买卖、车辆购买落户受限制的,就出现了通过虚假诉讼,以法院的裁判“以房抵债”、“以车抵债”,就可以落户了,这一类的虚假诉讼比较集中。

 

再有就是志刚委员讲到的,涉及到离婚等领域,保险理赔更是一个重灾区。我们准备从几方面加大法律监督力度,会同司法机关和有关部门,一起来治理这不该有的社会现象。

➤ 第一,强化虚假诉讼线索发现。

 

假官司,能把司法机关都骗了,这个线索也确实很难发现,但是只要是假的就有蛛丝马迹。

 

我们在报告中提到通过虚假诉讼套取公积金的案件,不到一年时间里,一个县法院办理100多起以住房公积金为执行标的的调解案件,显然不正常,检察机关收到举报,那就应该去过问,商法院,为什么会这样?了解了解。

 

这样的线索发现,只要用心,是能够做到的。

➤ 第二,通过办案,我们总结虚假诉讼案件的特点、规律,努力做到魔高九尺、道高一丈。

 

虚假诉讼总有一些异于正常案件的表象特征,比如多数是在当事人亲属、朋友、同学当中发生,因为这是有风险的,没有特定关系怎么能达成攻守同盟。二是原被告配合默契,对另一方诉请事实和理由很容易认同,达成协议,调解结案,损害的是第三方、集体甚至是国家的利益。这类案件调解起来异常的顺利,很快就能结案,办一个结一个,效率高。而这类案件又往往无辜受到牵连的案外人反映强烈。对于这样的申诉,我们就应该去过问,有的时候我们在这些方面不够敏感。

 

我刚到高检工作,就看到一个下级检察机关以纠正了虚假诉讼作为成绩报上来的一个信息,这个虚假诉讼发现后,向法院提出抗诉,法院以调解结案。我就觉得不正常。虚假诉讼构不构成犯罪?即使不构成犯罪,你得作出判决,怎么能运用调解去解决虚假诉讼的问题呢?提出来请下级检察机关把问题搞清楚再向我们作出报告,要严肃、要敏感,检察机关需要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能力。

➤ 第三,要加强与有关行业主管部门和相关社会中介组织、协会的协作配合。

 

高检院正在加强与银保监会的反欺诈部门沟通,共同对保险理赔领域虚假诉讼易发多发问题做专题调研,要作出规范。

 

我们本周请了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同志给我们作防范金融风险的报告,他特别讲到了当前的假破产、假改制、假重组,逃废银行债务案件高发、集中多发,直接促成银行资产几千万、几亿、十几亿被逃废掉,是一个重大的金融风险的隐患。

 

在这个领域,诉讼打假就是重中之重,应该提升各级检察机关、司法机关对这类问题的重视程度。

➤ 第四,要加强案例指导。

 

今年6月份,我们在河南新乡召开了全国检察机关虚假诉讼监督的现场会,重点就是抓这个问题,为“三大攻坚战”做一些监督方面的实际事情。会后,我们征集了各地近年来办理的130多件虚假诉讼监督的典型案例,正在进行梳理,编辑以后我们要分几批作为指导性案例发全国。这项工作需要我们各个方面高度重视,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把这个责任要承担起来。

 

刚才志刚委员谈到的第二个问题涉及到中介、律师、仲裁、公正等领域的虚假诉讼,我们也和司法部就这个问题进行过沟通,加大在这个领域的虚假诉讼的防范惩治。仲裁、公正是有收费的,案件简单,一做了结,责任就到了法院,一些不良的公证人员、仲裁人员有寻租的空间。

 

有的一个机构一段时间内有几十件类似的案件出来,比如上海的老人到内蒙古去公证房产,然后再回到当地法院去执行,异常。去年我在司法部就提出来,如果公证错误,给当事人造成损害,公证应该给以赔偿,这样就会对这类案件的高发起到直接的遏制作用。

 

相信全国人大常委会这次询问会引起各方面的重视,各个方面会采取进一步有力的措施。

 

在回答专题询问后,张军表示,这次专题询问是一次政治考试、法律考试和检察机关履职的现场考试。各位委员、代表提出的问题,抓住了民事诉讼和执行活动法律监督的重点、关键,为检察机关加强和改进民事检察工作、深化司法改革指明了努力方向。最高检将召开党组会认真研究各位委员、代表在分组审议、联组会上提出的意见,认真研究全国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的调研报告,尽快制定整改落实方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书面报告。检察机关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报告精神,按照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要求,对标对表人民群众的新期待,把民事检察监督做得更实、更富有成效,努力提供更好、更优、更实在的民事检察产品。

[责任编辑:李雪艳]

频道
分站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学会动态 | 编辑部 | 法治编辑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