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法治集粹 > >正文

90后女孩帮网恋男友带藏毒包裹出境 获刑14年
2019
06 /28
15:07
消息来源
封面新闻
90后女孩帮网恋男友带藏毒包裹出境 获刑14年
      原标题:当心跨国运毒的“甜蜜陷阱”! 90后女孩帮网恋男友带包裹出境获刑14年
\

  杨慧芳手机里有2张马来西亚当地报纸“星洲日报”的报道照片。记者看到,这篇报道的报道时间是2016年2月,文中明确说到,“这些被控贩毒的中国女子原本有24人,其中两人已无罪释放,目前还有22人被关押在加影女子监狱。消息说,这些被关押者中,有两人已被判死刑和15年监禁,但她们都还有机会上诉。涉嫌运毒来马而被捕的外国女子中,以中国女子人数最多,其次是伊朗、泰国、菲律宾、澳大利亚和乌克兰等。涉嫌运毒者在马国法律中,并不在“无罪推定原则”之列,因此要洗脱罪名是难如登天。”

  14年,这是1991年出生的四川姑娘周笑笑在马来西亚监狱里,要度过的日子。

  从成都一名普通在校大学生到异国锒铛入狱,她因为一段“爱情”,原本清澈的人生,被蒙上一层泼墨似的阴影。

  如今,她已失去自由5年。

  和她有着相仿经历的是宜宾姑娘张风玲。同年,1992年出生的张风玲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被捕,等待她的可能是在异国的终身监禁。

  周笑笑当年的律师胡本俊曾经两度前往吉隆坡了解案情,他对此事的来龙去脉非常清楚。据他所知,这间位于吉隆坡附近的女子监狱,当时关押了七八名中国年轻女该。

  她们的罪名都与毒品有关。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我们想探究,这是一个怎样的陷阱,让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纷纷掉入其中?我们更想把这个陷阱从阴暗的角落,拉到阳光下暴晒。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陷阱,无人再掉入其中。

\周笑笑被捕前与姐姐孩子的合照

  陷阱:破碎的“爱情梦”

  如果不出这场意外,90后周笑笑会顺利从西华大学毕业,或许会在成都的某所学校当一名教师。

  在大四时,周笑笑在城西一处幼儿园实习。和很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姑娘一样,她觉得职场压力很大,想要通过提高英语水平为自己加分。在网络上找外国人聊天,这是周笑笑认为方便、实惠又安全的学习英语方法。

  在网上,她认识了一名老外,两人经常通过QQ视频聊天,交往颇为密切。过了一段时间,老外便向周笑笑表明了倾慕之心,开始追求周笑笑。

  周笑笑涉世未深,突如其来的异国“爱情梦”在她心里掀起些许涟漪。

  “你能给我送个包裹到马来西亚吗?”某天,这名外国人如往常一样和她聊天。他告诉周笑笑,自己做贸易生意,需要派人亲自从广州带拿样品到马来西亚。作为答谢,他可以提前支付周笑笑路费。

  周笑笑有些心动。如果节省一点,这些钱不仅可以旅游一圈,还可以给父母家人买一些礼物。更重要的是,她可以亲眼一见这网络中的“男友”。

  在2015年临近过年前,她只简单知会了母亲一声,便踏上了去马来西亚吉隆坡的行程。按照事先安排的行程,她被要求放弃成都直飞吉隆坡的航班,而选择先从成都到广州,在广州取到包裹之后,再到深圳,深圳辗转到香港,从香港飞往吉隆坡。

  单纯的周笑笑不知道,一个精心编织的陷阱正悄然等她入网。

  被困:“我被骗了,箱子里有毒品”

  下午4点左右,周笑笑的姐姐,周婷的手机响了。她看见来电显示是马来西亚,以为是骗子,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没多久,父亲给周婷打来电话,他在电话里惊呼:“你妹妹出大事了!”

  “我被骗了,箱子里有毒品。”电话那头,周笑笑急得一直哭,一直哭。她不断重复着“我被骗了”。电话这头,听到“毒品”两个字,父亲也慌了。

  实际上,周笑笑刚下飞机,在吉隆坡机场就被警方扣下。在她的行李箱里,有一个黑色的包裹,里面有1.89公斤海洛因。网上男友让她送的包裹是毒品。人赃俱获,周笑笑有口难辨,无法证明自己对此并不知情,只能打电话回国求助。

  1.89公斤的海洛因,周笑笑将面临什么?当时,马来警方援引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39B条文对此展开调查,一旦罪名成立,将被判处死刑。

  在这之前,周笑笑一家人从来没有出过国。周婷用“典型的草根”来形容自己的家庭,父母在外挣钱,周笑笑是留守儿童,从小自己管自己,经常吃方便面。周婷和周笑笑两姐妹感情好。周婷离家学习和工作较早。每次回家总要关心妹妹,从学校省钱给妹妹买零食。和所有年轻女孩一样,越长大,妹妹的心事就不爱向姐姐说了。两姐妹相差11岁,周婷认为这是有代沟。

\

  周笑笑的姐姐周婷

  营救:陪伴女儿,母亲曾到马来西亚当餐厅服务员

  “不可能哦,是不是搞错了?”周婷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冷静下来后,她马上分析事情的真伪和妹妹出走的意图。携带毒品是不是真的,还是传销组织要钱的说辞?妹妹是交友不慎误入歧途,为了赚钱已经变坏了?还是太单纯被人利用?无数个设想在周婷脑海里闪现。

  在得到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的确认信息后,彭州市外事办的工作人员告诉周婷,无论如何需先去一趟马来西亚见周笑笑,当面问清楚事情原委,才好规划下一步营救措施。

  这是周婷第一次出国。出发之前,她参加了多场会议。到了马来西亚的路线怎么走,先办哪件事,后找哪个人,和谁一起……细到该带什么样的衣服,护照放哪里,钱放哪里,住什么旅馆……成都市和彭州市的外事办工作人员事无巨细,一一叮嘱周婷。周婷心里忐忑,统统拿笔记下来。同时,律师胡本俊罗列了一长串问题,需要得到周笑笑的回答。

  到了吉隆坡,周婷聘请了一名马来西亚籍华人当翻译和司机。在监狱里,一见到姐姐,周笑笑开始大哭,释放出积蓄的所有委屈。

  看着惊慌失措的妹妹,周婷特别心疼。她拿出律师的问题,一条一条问妹妹。然而,得到有利证据并不多。

  那时,年味渐浓。“我们根本没有过年。”周婷说,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团圆饭”变成奢望。

  2015年6月,为了陪伴周笑笑,妈妈杨慧芳去马来西亚的一家餐厅当服务员。从杨慧芳住的地方去看女儿,需要约1个小时的车程。在马来西亚一年的时间,杨慧芳去看过周笑笑六七次。每次见到妈妈,周笑笑总会委屈地说,“妈妈,我受骗了。”想起女儿的样子,杨慧芳的声音开始哽咽,女儿在最好的年华失去了自由。

  求生:取包裹地属监控盲区,终被判入狱14年

  如今,周笑笑已在狱中待了约5年。

  5年之中,帮助周笑笑的各方努力一直没有停止。

  在得到周笑笑在广州所住的酒店位置之后,彭州公安机关曾连夜出发前往广州。在酒店的监控中,周笑笑空手出了酒店,拖着箱子回来,没有取包裹的画面。据周笑笑描述,包裹是在酒店附近的一个公交车站交接。那里正好是监控盲区。

  胡本俊认真查看了周笑笑与外国网友100多页的英文聊天记录,能够作为有利证据的也不多。

  胡本俊去吉隆坡看过2次周笑笑。“我刚看到她时,她看起来还比较镇定。我快要离开时,她突然崩溃大哭。”胡本俊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说,毕竟是个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镇定是强撑的。

  在2017年8月的审判中,周笑笑被判14年。

  胡本俊告诉记者,如果按照走私贩运毒品量刑,判决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死刑。现在周笑笑保住了性命,他认为,周笑笑在大学期间的良好表现,学校、同学以及实习幼儿园开的品行证明,很好地影响了判决结果。

\周笑笑在学校的表现证明

  周笑笑常从马来西亚的监狱中给姐姐打电话。“你还好吗?你的孩子们还好吗?”周笑笑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周婷担心妹妹在狱中受欺负,但她不敢问。“害怕妹妹伤心,也害怕妹妹被欺负了她帮不上忙。”

  周笑笑喜欢看书。周婷买了很多书托律师带进去。《百年孤独》、《时间简史》、《遇见最好的自己》等都是周笑笑爱看的书。周婷说,带的书不能超过150页。遇到妹妹特别想看的厚书,就撕成2半带进去。

  在和记者的对话中,周婷总忍不住叹息:“这么小的年龄,一张白纸,就被泼了一身的墨,还没有出身社会,就经历了世界最阴暗的地方……”

  共性:周笑笑并非个例,另一名宜宾姑娘也是受害者

  在周笑笑出事半年后,另一名四川宜宾姑娘也遭遇了同样的情况。

  周婷的手机里有一个“家属联络小组”,里面有42个人。来自宜宾的张河是一名父亲,他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我去马来西亚的机票已经订好……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请电话联系我……”。杨慧芳赶紧回复:“方便的话,帮助我们给周笑笑存一点话费……”

  张河的女儿张风玲1992年出生,毕业于西华大学。在张河眼里,女儿特别优秀,在校期间曾去美国交流学习。毕业后,张风玲曾在上海一家外资公司上班。

  2015年8月,张风玲的一名闺蜜告诉她,一名黑人老外托她带一个包裹到马来西亚,她太忙了,如果张风玲愿意去,对方可以预支了路费。当时张风玲从外资公司离职,她想着既可以帮闺蜜一个小忙,又可以旅游,何乐而不为。于是,张风玲先搭乘飞机到广州,在广州拿到包裹后,再从香港转机吉隆坡。

  和周笑笑一样,张风玲在广州交接包裹的地方是一个监控盲区。张河告诉记者,实际上,这个包裹是3.3公斤的冰毒。而张风玲在马来西亚海关被当场抓获。

  2017年,张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很乐观。他用无罪辩护,希望女儿能当庭释放。“我们的胜诉几率可能比周笑笑大一些。因为我们的证据多一点。”那时,他充满希望地告诉记者。

  时隔两年,他带来的不是一个好消息。“败诉了,风铃可能要面临无期徒刑。”这个不懂英文的父亲,丝毫没有别的办法。

\宜宾女孩张风铃在马来西亚的逮捕令

  “我给律师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现在张河很迷茫。他告诉记者,他前前后后已用了约40万元。这对他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平时在工地上干活,在女儿出事之前,他从未出过国门。

  呼吁:涉世未深的女孩要当心,帮人带的东西可能是毒品

  让胡本俊不解的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陷阱,为何让这么多受害人“着了道”。

  杨慧芳手机里有2张马来西亚当地报纸“星洲日报”的报道照片。记者看到,这篇报道的报道时间是2016年2月,文中明确说到,“这些被控贩毒的中国女子原本有24人,其中两人已无罪释放,目前还有22人被关押在加影女子监狱。消息说,这些被关押者中,有两人已被判死刑和15年监禁,但她们都还有机会上诉。涉嫌运毒来马而被捕的外国女子中,以中国女子人数最多,其次是伊朗、泰国、菲律宾、澳大利亚和乌克兰等。涉嫌运毒者在马国法律中,并不在“无罪推定原则”之列,因此要洗脱罪名是难如登天。”

  文中把“毒贩中文流利,甜蜜蜜语,哄骗利诱”作为关键词。这和周笑笑和张风玲所遇到的情况非常相似。

\周笑笑案件曾经的律师之一胡本俊

  “监狱里关了不少这样的嫌疑人,当时至少有七八个一样情况的案例。”这是胡本俊当年去马来西亚探望周笑笑时发现的。后来他总结这一现象说,这些都是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社会经验较浅,对外界又充满好奇。贩毒者就利用了这一点,“在网络丛林中,这些女孩就如猎物,被贩毒分子捕猎。”

  胡本俊想呼吁广大年轻人,特别是帮人带东西出入境,一定要提高警惕。“谈情说爱”已成为国际贩毒集团的一种新型运毒方式。

责任编辑:刘奕
上一篇:妻子自杀遭夫肢解案:丈夫想制造失踪假象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