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法治时评 > >正文

关于当事人“缠诉闹访”现象的分析和应对
2014
04 /18
13:55
消息来源
中国法治
关于当事人“缠诉闹访”现象的分析和应对
【学科类别】法院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4年
【中文摘要】缠诉闹访是一种非正常的诉讼、信访活动,具体表现为当事人态度偏激、行为极端且不听劝诫,通过多种途径给法院施加非正常压力,企图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等。法院自身工作不到位、当事人信访不信法的错误思想、社会对此类现象的迁就和个别媒体的不当宣传共同导致缠诉闹访现象愈演愈烈。应对缠诉闹访,可以从加强审判管理规范司法行为、加大执行力度确保当事人权益、加强与党委政府社会各界的沟通利用“本土资源”化解矛盾、通过多种方式进行正面宣传改善法院形象等多个方面着手,以形成解决问题的合力。目前,缠诉闹访人员惩处难度大、缠诉闹访的动机经济化、手段多样化和信访终结制度的缺失是应对缠诉闹访问题中的突出困难。
【中文关键字】法院工作;诉讼活动;信访活动
【全文】

 

    一、缠诉闹访行为的界定及具体表现
 
    诉讼、信访是当事人维护自身权益的一种正当手段,是民情民意的一种表达方式,只要在正常范围内,我们可以说,申诉无罪,信访有理。缠诉闹访不同于正常的诉讼、信访活动,是一种非正常的表达方式,是当事人滥用自身权利,对正在审理中的案件、申诉信访事项、已经受理或正在办理的事项采取静坐、拉横幅、举标语、穿状衣、喊口号、围堵法院大门、冲击法院机关、威胁办案人员等方式[1],扰乱法院工作秩序并不听劝诫的行为。
 
    在法院工作近三年,个人的直观的感受是缠诉闹访现象越来越多了。早晨上班,常常见到法院门口拉起了长长的横幅;中午下班,也常看到个别当事人站在法院门口叫骂或围堵法官;在办公室里,有时会听到同事说当事人扬言要死到她家去;在接待大厅,也遇到过年高的老人躺在地上撒泼哭骂。
 
    通过对缠诉闹访现象的观察,笔者认为,法院的缠诉闹访行为具有以下3个方面的具体表现:
 
    (一)要求主要领导每次亲自接待[2]。当事人往往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主要领导身上,认为只要领导一开口事情就好办了,对一般办案人员不屑一顾,点名要求“一把手”亲自接待,未得到领导接待或对接待答复不满意,就赖着不走。
 
    (二)态度过激,言语要挟,行为极端。有的当事人为了获取一个有利于自己的结果,利用社会对法院机关或上访活动的关注,通过拉横幅、集体围堵法院大门、到办公场地静坐或大声喧闹、威胁承办人等过激方式缠诉闹访,以达到给法院和承办人施压的效果。如刑事案件开庭当天经常有几十人甚至上百人在法院门口聚集,以人墙的方式拉开十几米长的标语,要求判处被告人死刑。在一些争议较大的民事案件审理中,有的当事人扬言结果不如意就进省、进京,有的表示判决不公将四处反映承办法官有问题,有的干脆把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扔在法院走廊不管不问。
 
    3、多方反映,群体施压。有的当事人对同一事项,通过上访、书信、网络、电话等多种方式,到多个部门重复反映,在多方反映的过程中,个别人员无理取闹、死缠烂打、言语伤人,甚至四处散布虚假事实恶意诋毁法官和法院的形象。他们认为,惊动的部门和领导越多,反映的次数越多,法院的压力越大,其事情就能越快得到有利于己方的解决。
 
    缠诉闹访行为让法院工作人员承担了巨大的压力,影响了法院正常的工作秩序,损害司法权威和法院的形象,破坏社会稳定和谐。一句话,社会危害性极大。
 
    二、缠诉闹访出现的原因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当事人“缠诉闹访”现象哪?笔者试着从以下4个方面对“缠诉闹访”现象产生的原因进行分析。
 
    (一)法院工作不到位导致当事人缠诉闹访。
 
    1、少数案件裁判不公,个别法官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有失公平、公正,造成当事人怨愤难平。人民法院作出的裁判绝大部分是公平、公正的,但仍有极少数差错案存在,这些案件对法院、法官来说只是百分之几、千分之几的比例,但对当事人来说一件差案或错案就代表百分之百,就可能使他的人身、财产、家庭、事业等遭受不可估量、无法挽回的损害,他当然会通过各种各样可能的手段来维护。
 
    2、一部分案件虽非错案,但或在实体和程序方面存在瑕疵,或法官在审理过程中流露出一定的倾向性,足以使当事人对法官产生不信任感,使极端关注案件的当事人对法官审案的过程和裁判结果的公正产生怀疑。
 
    3、少数审判人员工作作风不佳,服务意识不强。有的怕办难案、缠案,遇到疑难时不是积极寻求解决方法,而是推、拖,或草草下判,引起当事人不满;有的在处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统一的问题时偏离法律轨道,不区分当事人诉请合法与否,一味地“和稀泥”,以各种手段迫使当事人调解息诉,结果往往适得其反;有的工作方法简单,不做当事人的思想疏导,不做法律法规的讲解工作,不做判后答疑工作,不做服判息诉工作,让当事人对裁判心存疑虑却得不到疏解,留下后遗症。
 
    4、执行难导致当事人权益不能实现。造成生效裁判执行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笔者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1)执行力度不够、执行人员责任心不强、执行工作的方式方法不够灵活造成一部分案件执行难。(2)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变迁,复杂的新类型案件不断涌现,客观上给法院的审理和执行带来了新的挑战。“法院是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所以社会转型期间的各种矛盾大量涌入法院,但有些矛盾的彻底解决需要社会相应配套机制的建立和完善,非法院一家能为。
 
    5、司法尺度不统一,法院裁判既判力不强。在现实中,同一性质纠纷诉至不同法院,在事实认定、证据采信和审判结果上可能不同;同一案件经几次审判,不同法官所作出的事实认定、证据采信、审判结果也可能不一;上下级法院、异地法院因种种因素而作出相抵裁判的情况也客观存在。正是由于法院作出生效裁判的既判力不强,相互间法律适用不统一,以致各方当事人都认为自己的主张合法合理的,故而互不相让,导致涉诉信访发生。
 
    (二)当事人自身认识问题导致缠诉闹访。
 
    中国老百姓历来就有“信上不信下,信闹不信法”的传统,突出表现为四种错误认识[3]:一是信“闹”不信“理” 。认为“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凡事只要不停地闹,不停地缠,就会引起重视,就能得到解决;二是信“多”不信“少”。认为只要来的人多、造成的影响大,法院压力就大,问题就容易得到解决;三是信“上”不信“下”。认为上级机关大、“官员”级别高,才会真正为群众着想,而错误地认为下级机关和基层干部只会欺骗群众;四是信“访”不信“法”。有的信访问题本应通过司法程序解决,但上访人却偏要走上访之路,认为通过信访途径,采取行政手段解决问题更快也更好,当眼前利益一时未得到解决就不断缠诉、闹访。
 
    另外,有的案件当事人固执己见,对某些问题想不开,不能接受法院的裁判结果,引发缠诉闹访。如一起恋爱纠纷引发的命案,受害人的父母因老年丧女强烈要求判处被告人死刑,但恋爱纠纷引发的命案一般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两位老人不能接受被告人活着的事实而拒绝赔偿,四处上访。
 
    (三)社会对缠诉闹访的迁就导致此种现象愈演愈烈。
 
    近几年来,各种社会矛盾不断凸显,信访压力持续增大,为把矛盾解决在基层,上级部门把有无上访作为考核下级信访工作成效的标准。为尽力避免上访,法院长期以来在处理缠诉闹访问题上存在息事宁人的思想,对缠诉闹访人一味的妥协让步,迁就其过激行为,尽量满足其要求,对缠诉闹访者无形中产生了“激励机制”,形成了“闹事上访--获利--再闹事上访”的恶性循环[4]。“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群众受利益驱动不断上访,如果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就不断“闹”下去、“缠”下去,从人少到人多、从基层到上级,即使不符合政策,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事情,也希望借助缠诉闹访得到好处。目前在处理信访问题上,过分强调做好思想政治教育和稳控工作,对缠诉闹访打击力度不够,使得极少数当事人误认为不敢对其采取措施,便经常提出无理条件要挟法院,有的更是借着年老、体弱、多病而故意撒泼、放刁、耍赖。
 
    (四)部分媒体的误导也助长了缠诉闹访不良风气的形成。
 
    少数媒体受利益驱动,通过不当渲染个别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抹杀损害了人民法院整体的公正性、权威性。这种行为的直接后果是导致社会公众对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极度不信任。
 
    同时,老百姓处于弱势地位,客观上也更能获取来自各方面的同情和关注。在媒体对当事人的报道过程中,大多是报道当事人如何通过长期的坚持而最终冤屈得申,维护了自身的权益,对缠诉闹访中的不当行为很少报道,这就给老百姓造成了一种印象,似乎凡是缠诉闹访问题肯定就是法院或者其他机关的责任。而事实上,由于一些当事人对法律问题不能正确理解,盲目地将媒体上宣传报道的案例作为典范进行效仿,而加剧了一些信访问题不断反复、久拖不决的现象。
 
    三、缠诉闹访的应对
 
    针对以上原因,为解决缠诉闹访问题,我们可以采取以下措施:
 
    (一)加强审判管理,规范司法行为,保障案件质量,从源头上防止和减少缠诉、闹访问题的发生。
 
    审判管理部门要加强对案件的管理,确保案件程序规范和实体公正。审判行为不文明、不规范、不公正,不仅严重影响法院的形象,而且可能直接侵害群众的合法权益,导致缠诉闹访问题的发生。为此,审判执行人员必须牢固树立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和执法为民的宗旨,自觉养成公正司法、文明司法和规范司法的职业操守,杜绝审判执行过程中违法、违规问题的发生。
 
    纪检监察部门要加强对法院干警司法作风、司法行为的督察,对当事人或者群众反映的问题及时调查,严肃处理并答复申诉或者控告人,坚决杜绝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的发生。纪检监察部门应将加强信访举报线索排查筛选和信访监督工作,做到每信必查、每查必反馈,对查证构成违纪违法的要严肃处理;对尚未构成违纪但反映出执法作风、态度、程序存在一定问题,造成不良影响的,要及时提醒。
 
    (二)加大生效判决和裁定的执行力度,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树立司法机关权威。人民法院生效的判决裁定“执行难”的问题,不仅直接损害司法权威,而且极易引发一些社会问题。为此,在审理阶段就应强调判决裁定的可执行性,能调解的案件尽量调解,不能调解的案件要对当事人进行诉讼风险提示,让当事人在审理阶段就对以后的执行情况有个合理预期。
 
    在执行阶段,应当摒弃完全由申请人提供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线索的传统观念和习惯做法,将当事人提供线索和法院主动出击相结合,加大判决裁定的执行力度。对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义务的当事人,要采取搜查、查封、扣押、拍卖以及拘留等有关措施依法予以执行;对确有困难的被执行人则应根据不同情况,运用转让无形资产、劳务抵债、签订还款计划以及执行和解等多种方式,依法妥善处理。同时,人民法院还可以积极探索公告曝光、悬赏获取执行线索等一系列执行工作新方法,从而确保法院的判决、裁定的及时执行,切实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杜绝或者减少因执行拖延而导致的缠诉闹访现象发生。
 
    (三)努力提高接待人员的素质与水平。解决缠诉闹访问题,除了建立必要的机制和制度外,提高申诉信访部门人员的业务素质与岗位技能至关重要。因为接待来访,不仅需要有较高的法律政策水平,而且需要有高度的责任心。要稳定来访者情绪,处置突发事件,化解矛盾纠纷,引导来访者通过法定程序提出合理诉求、维护自身合法权利。从某种意义上讲,接待来访、特别是缠诉闹访比办理案件难度更大,对接待人员的素质与能力的要求更高。
 
    要解决法院的缠诉闹访问题,就要在提高申诉信访部门干部自身的素质与能力上狠下工夫,将一些业务水平高、工作干劲大且年富力强的同志充实到申诉信访一线。同时要注重对申诉信访干部有针对性地进行接访技能培训。如有些当事人属于精神偏执,这些人通常是持续上访、吵闹严重,而且根本听不进接待人员的释法说理,通过其家属或者所在单位做工作效果也不理想。“心病要用心药医”,司法机关可以尝试聘请心理专家为司法工作人员进行相关知识培训,帮助接访人员在专业知识的指导下做好精神偏执来访人员的接待工作。
 
    可以尝试领导干部带头接访,一个领导干部承包一个缠诉闹访人等接访方式。领导干部带头处理缠诉闹访问题,有助于提高自身对复杂局面的把握能力,有助于鼓励普通工作人员应对难缠问题,也有助于化解当事人的抵触情绪,可以实现问题的快速解决。
 
    (四)统一裁判尺度,维护法院裁判的既判力。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关于加强法院内部审判管理的精神,可以由法院内的审判管理部门来牵头统一裁判尺度。审判管理部门一是可以通过优秀裁判文书评选、指导性案例编选等活动为审判人员提供裁判参考;二是可以督促有业务指导职能的庭室定期就某些突出问题进行业务指导,将业务指导内容在审判管理部门进行备案,由其统一整理、汇编。在各自的管辖范围内,尽可能统一裁判尺度,避免同案不同判问题的发生。
 
    现在法院在申诉问题上实行“宽进严出”,只要发现生效判决可能存在问题的,就准予提起再审。大量案件进入再审程序不利于法院判决的既判力,为了维护生效裁判的权威,经再审审查没有发现大的问题的,应尽量维持原判。
 
    (五)加强与上级机关及当地各级党委、政府的沟通协调,利用本土资源解决缠诉闹访问题[5]。对于审理的有重大影响的案件,长期缠访的案件及时向上级法院和市委、当事人所在县县委、人大、政府、政协通报,取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各方形成合力解决涉诉缠访问题。在党委政府部门工作的同志直接和基层民众接触,长期处理各种类型的信访问题,法院缠不了的人,他们不见得管不住。如在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败诉方当事人把自己八十多的老娘扔在承办法官门口,法院不敢动,公安不敢抓,但是老太太村里的干部来了,就把人接走了。
 
    各种矛盾纠纷都有其发生的社会、经济、文化等土壤,只有充分利用“本土资源”,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本土资源”的利用,传统案件如家庭、邻里纠纷等,主要靠当地的乡规民约、民俗风情及家族望长;“现代型”的案件如土地征用、股红分配、劳资纠纷、企业破产改制引发的纠纷,则需积极联合当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地政府部门以及有关德高望重的人士参与化解调处,才能化解纠纷。
 
    要借助“本土资源”协助法院解决难题,首先是要加强法院与这些人群之间的沟通和交流,让法院走向公众,让公众走进法院。裁判文书上网、案例发布、大要案通报、庭审观摩、法庭公开日、拍摄司法宣传片等活动都是加强法院和党委、政府、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社会各界群众沟通的有效方式,要抓住一切机会对法院进行正面宣传,树立起法院公正、严肃的形象,增强社会公众对法院的理解和信任。
 
    (六)对某些肆意妄为、目无国法的缠诉上访人员,运用法律手段给予严厉打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在全国深入推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现场会上讲到:“抓涉法涉诉信访要抓两手,一手抓问题解决,一手抓依法处理,两手都要硬,不能一手硬,一手软”。对那些为了实现自己的不正当目的而采取打横幅、穿状衣、喊喇叭、散发材料等非理性方式向法院和法官施加压力的;串联、煽动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围堵中院机关的;甚至通过言语、文字材料、网络发帖侮辱、诽谤、攻击法官的缠诉闹访人员,应做好取证工作,在证据扎实的基础上以司法强制措施进行惩处,认为构成犯罪的,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七)建立有力的新闻宣传机制,加强与新闻媒体沟通和协调,灵活运用多种方式方法进行正面宣传教育。人民群众法律意识不强,在他们心中感性认识一旦战胜了理性的法律判断,往往成为缠诉闹访的根本动机。因此,在人民法院内部建立专门的新闻和法律宣传机构,加强与其它新闻媒体的沟通与协调,在正面宣传中增强人民群众的法律意识,规范当事人的诉讼、信访行为,有利于减少闹访、缠访现象的发生[6]。
 
    除注意与电视、报纸、电台等传统媒体加强沟通外,法院内的宣传机构可以尝试利用论坛、微博、短信等新媒体进行正面宣传,树立起法院公平公正、法官奉公守法的形象。
 
    四、应对缠诉闹访的难点
 
    (一)缠诉闹访人员多为妇女和老人,拘留难度大。
 
    信访条例规定,对无理上访者,轻则拘留,重则劳教,但对60岁以上丧失劳动能力者一般不采取该措施。缠诉闹访者一般都会钻这个法律空子,自己躲在背后指使,而把自己的老人推出来做挡箭牌。这使当地政府以及司法机关不能采取上述措施,无形中加重了息访工作的难度。
 
    (二)缠诉闹访问题的成因复杂,新型群体性案件引发的这类问题难以解决。社会转型期存在的各种利益冲突引发的矛盾纠纷新颖复杂,法院作为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当地群众往往将这些矛盾纠纷推向法院解决。如城市开发过程中拆迁问题和土地补偿问题[7],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的企业改制问题和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企业破产问题,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问题,集资建房问题,房地产开发过程中因资金断链造成的烂尾楼问题等等。这些问题涉及人数多,利益冲突严重,解决难度大,法院承受了巨大的矛盾调处和维稳压力。
 
    (三)缠诉闹访的动机经济化,手段多样化。
 
    缠诉闹访的动机呈经济化,即当事人大多试图以这种手段达到自身利益最大化。这在土地征用、城市房屋拆迁、劳动争议等信访案件中表现得较为明显,或者为多要赔偿款,或者为解决工作问题,或者为解决五险一金等工作待遇问题等。即使是一部分历史老案或者刑事犯罪案件,当事人所谓撤销原判、进入再审的诉求大都是实现其恢复公职、缩短刑期等要求的“前奏”。
 
    缠诉闹访的手段呈多样化。在法院对案件作出实体裁判前后,当事人就连续以信访方式向上级法院、人大、纪委、政法委、政府或者检察院等多个国家机关投诉承办法官徇私枉法,所反映的内容绝大多数为虚构事实或对法官进行无端的指责批评,甚至威吓。若通过这些社会资源不能达到其目的,当事人还会试图利用新闻媒体、杂志网络等途径反映问题,试图动用社会一切力量给法院施加压力。
 
    (四)信访终结机制的缺失。由于无限申诉缺乏法律约束,无限重复再审难以遏制,涉法涉诉上访步入了“申诉-复查-再审-再申诉”的无休止的怪圈。而地方党政部门出于维护稳定工作考虑,担心上访户到省进京上访,对无理缠访的人不敢依法处理,害怕造成不好影响,一味妥协迁就的做法,也使得无理上访人在尝到甜头后动辄以上访相要挟。同时由于有的案件没有相关的政策与法律作依据,以至于遇到某些无理上访、缠访者,处理结果显得不尽如人意。
 
    缠访闹访案大多是“骨头案”,积累的时间长,涉及的部门多,当事人的抵触情绪和怨气大,解决问题的难度大。但是问题不解决就永远是问题,越往后拖成本越高、代价越大,特别是每到重大活动或敏感时期,都会牵扯各个部门很多精力,消耗很多国家资源。因此,我们必须在解决缠访闹访问题上下定决心,坚决把这些“硬骨头”啃下来,消除隐患,甩掉历史包袱,轻装前进。

 

【作者简介】
刘潇,单位系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
【注释】
[1] 陈正飞 《聊城中院依法对一缠诉闹访老户采取拘留措施》
[2] 龙岗检察控申科《缠访闹访有关问题及对策研究》载于龙声网 www.szls.gov.cn,访问时间2011年3月14日
[3] 龙岗检察控申科《缠访闹访有关问题及对策研究》载于龙声网 www.szls.gov.cn,访问时间2011年3月14日
[4] 宜宾新闻网《浅析法院闹访缠访问题成因与对策》原载于http://www.ybxww.com,访问时间:2011年4月12日
[5] 柯秋海《浅议涉诉缠访的成因及对策》 原载于当阳百姓网当阳百姓社区,2011年2月16日访问
[6] 朱雁,扬中市人民法院。《涉诉信访相关问题研究》原载于www.jsfy.gov.cn,2011年3月21日访问。
[7] 刘平安 胡长群《无理缠访现象严重困扰人民法院》原载于《东方法眼》。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上一篇:论最高法院院长的角色及其权力 下一篇: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后竞业限制协议的效力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