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海经》的神话世界

2018-03-11 10:22:47

消息来源:前线网 阅读原文 评论
      想要了解中国的神话,《山海经》是必不可少的书。它是保存中国神话材料最多的一部古书,而且这些材料都很接近神话的本来面貌。在《山海经》中,我们可以看到古人是如何认识世界、想象世界的。通过这种想象,他们确立了自身在这个庞大世界中所处的位置。

  《山海经》其书

  《山海经》全书十八卷,其中《山经》五卷,《海经》八卷,《大荒经》四卷,《海内经》一卷,共约三万一千字。《山海经》书名的原始涵义是五方山脉和海荒之地的划界。汉代以后,“经”字逐步有了经典的意思,于是人们通常把《山海经》理解为关于山海的经典。

  《山海经》的内容主要是介绍民间传说中的地理知识,包括山川、道里、民族、物产、药物、祭祀、巫医等,保存了包括夸父逐日、女娲补天、精卫填海、大禹治水等不少脍炙人口的远古神话传说和寓言故事。其中《山经》主要记载山川地理、动植物和矿物等的分布情况;《海经》中的《海外经》主要记载海外各国的奇异风貌;《海内经》主要记载海内的神奇事物;《大荒经》主要记载与黄帝、女娲和大禹等有关的许多重要神话资料。准确地说,《山海经》是一部先秦时代自然与人文地理志,详尽描述了中国古人生活的“小社会”之外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珍贵的矿物、神奇效力的植物、怪异的动物和奇特的人类种族。它们不仅外形怪异,常常还具有神奇功能,甚至能够预示未来。因此,《山海经》中这些内容对于当时人而言,是极其重要的。

  由于当时知识形态的特殊性,书中有大量超自然的内容,呈现出客观知识和主观想象混合的复杂情况。这部分内容,在中国“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传统语境里难登大雅之堂,也就造成了一段时期内,很少有人从事《山海经》研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晚清以后,西方文化参照体系引入中国,神话在中国文化体系中逐渐获得了较高的认可。在西方文化传统中,神话一直占有崇高的地位,神话是西方文化的重要经典。中国的《山海经》因其含有大量超自然内容,被推崇为中国神话的第一经典,其学术地位也大大提高。近年来,《山海经》在文学、历史学、地理学等领域逐步获得了越来越高的评价。

  《山海经》中的神话

  《山海经》中有很多现在看来是神话的内容,但它并不像西方专门的神话书那样系统地讲述神话。它本质上还是远古地理志,其中的神话故事散布在对山川和远方国族的记录中。我们前面讲到的一些神话故事,如黄帝、炎帝、颛顼、鲧、尧、舜、禹、昆仑山等神话,在《山海经》中都有保存。

  除了上述神话外,《山海经》还记述了许多其他神话。《山海经》记载:在世界的北方,有一位大神,名叫烛龙,又名烛阴、烛九阴。他人面蛇身,身长千里,全身赤红。如果他睁开眼睛,世界就进入白天;如果他闭上眼睛,世界就是夜晚。他的呼吸之间,春夏秋冬四季转换。他不饮不食,吹口气就起大风。烛龙神话是古人对于白天黑夜起源的解释,属于创世神话。

  夸父的神话在《山海经》中出现了两次。大荒当中,有一座山名叫成都载天。在这仙境般的大山上,居住着大神后土传下来的子孙,叫夸父族。他们个个身材高、力气大,专门喜好替人打抱不平。那时候大地荒凉,毒蛇猛兽横行,人们生活凄苦。夸父首领为使本部落的人们能够活下去,每天都率领众人跟洪水猛兽搏斗。他常常将捉到的凶恶的黄蛇,挂在自己的两只耳朵上作为装饰,抓在手上挥舞,引以为荣。有一回,大地发生了严重的旱灾,太阳像个大火球,烤得大地龟裂,江湖涸干,一片荒凉。夸父族全体出动找水抗旱,但江湖涸干,到哪找水呀?夸父首领气急了,发誓要把太阳摘下来。太阳见夸父真发火了,也有点心慌,加快速度向西落去。夸父首领拔脚就追。太阳滑行得更快了,还不断向夸父射出热力,想阻止他前进。夸父尽管汗如雨下,却不肯停步。追呀追呀!一直追到禺谷,才进入太阳。但是,悲剧发生了。进入太阳,使他极度焦渴。他跑到黄河边和渭河边喝水,把两条河水都喝干了,也无法解除焦渴。于是,夸父前往北方大泽去找水,还没有到达,就渴死在中途。他的手杖掉在地上,变成了一大片桃林。

  昆仑山和西王母的神话,也见于《山海经》。从西海向南,在流沙的岸边,赤水的后面,黑水的前面,有一座大山,叫作昆仑山。这座山里万物尽有,山下环绕着弱水组成的深渊,山外有炎火山,将东西扔进去就会燃烧。有位神人,头发茂密,戴着玉胜,气度庄严,住在洞穴中,她就是西王母。西王母生着老虎的牙齿,长了豹子一般的尾巴。西王母身上这些动物性特征,体现着她的威严。她还有另外一个住所,那里有很多玉石,叫作玉山,后来《穆天子传》称其为群玉之山。 

  还有一座以她的名字为名的山,那里土壤肥沃,也被称为“沃民之国”。在诸沃之野,有凤凰的卵,沃民以此为食,以甘露为饮,他们想要的,这里都有:甘华、甘柤(zhā)、白柳、视肉等,还有很多银矿、铁矿。在这里,鸾鸟歌唱,凤鸟自舞,百兽和睦相处,是个像伊甸园一样美好的地方。西王母常常手放在几案上,有三只青鸟为她取食,分别叫作大鵹(Lí)、小鵹和青鸟,后来诗人常以此为诗。

  中国古代有很多关于西王母的传说。民间也一直有对西王母的信仰。在后世,西王母多是以正神的形象出现,掌管着不死药。但是因为《山海经》中她的形象是豹尾虎齿,又“司天之厉及五残”,人们常常认为西王母一开始是个掌管刑罚和灾疫的恶神,后来才慢慢变成了寿福正神。“豹尾、虎齿”表现的是她的威严,“司天之厉及五残”说的是她掌管天上的厉鬼和预示人间灾难的星辰,她在神国的具体职掌是预知灾害和死亡,而这实际上是人类最大的希望,是人类最想接近的天神,这正是后代的信仰和神话里西王母掌管不死药的基本前提。

  远国异民

  传说大禹治水,遍历九州,他和助手伯益因此写了《山海经》,记下所见所闻。这并非可靠的传说,但《山海经》记载了很多边远地区奇怪的国家,大人国、小人国、白民国、羽民国、奇肱(gōng)国、不死民等等,真的就像一个人环游世界,记下了远国异民。《山经》系统展示了外部世界的山山水水。《海经》和《大荒经》主要叙述古人关于远方其他民族和人种的知识,间或涉及当地地理情况。这些内容绝大多数并非是事实记录,个别是真实的,更多是道听途说,从人们的想象世界中来的。

  中国古代关于大人国和小人国的神话传说很多,最早就是在《山海经》中出现。大荒之东,在太阳和月亮所升起的大言山附近,有座波谷山,山上有个大人国,在他们用来交易的堂屋里,有一个大人,正张开他两只又长又大的手臂,蹲在堂上。在(jiē)丘北面,还有一个大人国,人长得也非常高大魁梧,坐着划船。

  在南方的海外,有一个国家叫周饶国。这个国家的人,都长得非常矮小,身长只有三尺,但四体、眉目俱全,是最矮的人。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吃五谷,穿衣服,戴帽子,很斯文。周饶国的小人住在山洞里,善于做各种机巧,据说尧帝的时候,他们曾进贡过叫“没羽”的箭。《山海经》里还记载了“菌人”和“靖人”两个小人国。

  除了大人国和小人国,《山海经》还记载了很多长寿国。如西方穷山的轩辕国,人人都长寿,八百岁就算是短命了。他们可能都是轩辕的子孙,人的脸,蛇的身子,尾巴缠在头上。还有的国家,出产珍奇的动物,人们骑了这些动物,就可以长寿。有个国家叫白民国,全身都是白的,头发披散,也是白的。有一种动物叫“乘黄”,样子像狐狸,背上有两只角,又叫“飞黄”,骑乘飞黄,寿命可达两千岁。成语“飞黄腾达”,说的就是这个神兽。

  有的国家,不但长寿,而且长生不死。在南方的荒野,有不死民,这地方的人都是黑皮肤,长寿不死。因为附近有座员邱山,上面有不死树,吃了它的果实就会长寿。山上还有赤泉,喝了就不会变老。在西方,有人长三面一臂,是颛顼的子孙,也是长生不死的。

  最神奇的是无(qǐ)国,“无”就是“无继”,不会繁衍后代。他们长生的方式很特别。无 国的人住在山洞里,生活很简单,有时吃鱼,有时吃土,有时喝空气。没有男女的区别,死了就埋在地下。但是,他们的心脏是不朽的,死后一百二十年就会复活。如此循环往复,生生死死,实际上是长生不死的,所以虽然没有后代,国家却照常兴旺。

  除了人的身体大小和寿命,《山海经》更多的是在身体构造上,想象远方他者的形象。正常人都是四肢五官,先民就在这个基础上,想象别的民族跟我们不一样。《山海经》记载了海外三十六国,那里有胸前突出一块的结胸民,也有胸前有孔直到后背的贯胸国;有长着翅膀的羽民和讙(xuān)头国,体发皆白的白民国和身体尽黑的劳民国。尤其是关于四肢五官,在先民的认知里,有三首国、长臂国、一臂国、长股国、一目国、奇肱国等等,还有的人眼睛很深,有的人耳朵很大,有的人腿很长,似乎周围的世界都是跟我们长得不一样的人。

  《山海经》的意义

  远古中国人的经验世界里,华夏民族的形象和华夏文化是确定的,而其有限的关于外国人的知识首先是强调彼此差异。《山海经》中外国人形象怪诞。我们胸口有洞必死,可是贯胸国民却无恙;我们的舌头从后向前,反舌国相反;我们一头,三首国三首;我们身高正常,周饶国只有三尺高;我们都是男女结合,但是《海外西经》有丈夫国,女子国……这都是具有歧视含义的丑化。这种丑化,反过来就是对自我的美化和肯定。这是对异族想象的一种方式——“怪异化”。

  古代人类对于异族还有另外一种想象的方式——即“乌托邦化”,也就是美化。如我们都会死亡,需要学习神仙术来追求长生,不死民却天然如此。还有《海外南经》最后关于狄山的叙述,《海内经》关于都广之野的叙述,《海外西经》诸沃之野的叙述,完全把那里当作一个伊甸园。这些理想化的内容,表达的是人类对自我局限的认识,体现出人类对于超越现实局限的心理追求。
[责任编辑:何乐]

频道
分站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学会动态 | 编辑部 | 法治编辑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