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法治时评 > >正文

甘肃比王三运还恐怖的貪官是谁?令人汗顏!
2019
02 /14
12:13
消息来源
网络
甘肃比王三运还恐怖的貪官是谁?令人汗顏!
\
马英九最近演讲:“人人都在想吃国家、拿国家,这个国家怎么会好呢?人人都想贪污、腐败,这国家会强大吗?我走到哪里,绝对拒绝招待。我走到哪里,吃自己用自己的。坐你的汽车给车钱,住你的旅馆给你旅馆钱,吃你的饭给饭钱,绝对不沾国家一毛钱。”

 

  只要提起贪官和腐败,甘肃人肯定首先想到的是:虞海燕,马光明,张万福,王三运,戴炳隆,陶军锋,彭双彦等等,一批大人物、大贪官。然而,当今甘肃真正可怕的其实并不是这些大贪官,而是那些多如树叶的小贪官,甚至是那些不是官的贪官。

 

  事实证明,贪官越小越可怕,贪官越小越可恶,贪官越小影响越深刻。甘肃不怕一、二个虞海燕,也不怕三、四个马光明,更不怕五、六个张万福,即使是再大一些的官员腐败了,叛变了,堕落了,变质了,甘肃也不会因此而垮掉和溃败。但甘肃真正可怕的是那些小的不能再小的小贪官。他们因其小而无孔不入;他们因其小而不易察觉;他们因其小而更令人寒心;他们因起小而为数众多;他们因其小而难于治理;他们因其小对老百姓造成的伤害也就更直接。

 

  在一定程度上讲,小贪官就是老百姓的克星,就是溃败大堤的蚁穴。如果我们把那些大贪官比作是腐朽了一座房子的檩条,那么,小贪官就是腐朽了一座房子的基石。

 

一是小贪官数量巨大,且有网状化发展的趋势。

 

  所谓“小贪官”主要是指:正科级或手中掌握一定实权的副科级以下,以及乡镇或街道办正、副职以下的干部;乡镇或街道办下属的七所八站站长以下人员;各职能部门雇佣的协勤人员;农村干部……

 

  当一位处于基层的政府公务人员,农村干部,甚至他们的雇佣者,在利用本人掌控的权力,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向金钱和利益看齐,寻找个人发财的捷径时,腐败必然会泛滥成势。假如,有条件就会肆无忌惮地享受腐败的幸福;那么,没条件的人就会在诅咒腐败可恶的同时,羡慕腐败,并且努力创造条件,时刻准备着腐败,一旦条件成熟,他们也会变本加厉地去贪婪。

 

  当今在甘肃小贪官究竟有多少,实在无法统计,也不愿妄加揣测。其实,坊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如果全部“缉拿”肯定有冤枉的,但隔一个“缉拿”一个,必然有漏网的。当然,这只是一种不科学的调侃而已,但也确实说明了一些问题。二是小贪如蚁,身份复杂,危害沉重深远。

 

  小贪官直接和老百姓打交道,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老百姓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心知肚明。邻居二大娘、王大爷、李大婶,他们眼里的腐败,不是虞海燕,也不是马光明,而是村干部王二牛,土管所的临时人员赵太小,税务所的孙大炮。

 

二是这些小贪官身份复杂

 

     有的根本不是党员,不是公务员,不是国家干部,甚至连长期合同工也不是,只是临时雇用人员;他们有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有的和直接领导互相勾结,盘踞一地;有的老虎吃蚂蚱,贪污不分大小;有的胆大妄为,不计后果,防不胜防。

 

  比如,在路上查车的人员,一旦变贪、变坏,一天之内就可以直接索取数百名司机的钱财,对老百姓造成的身心伤害和留下的心理阴影,远远大于一个厅级干部收受一位老板百万元,对老百姓造成的心理危害。因为,小贪官侵害的客体是不特定的老百姓,是明目张胆的,是显而易见的,即使不用政法、纪检部门查处,老百姓也清清楚楚。有时候,与其说是贪腐,还不如说是敲诈;而大贪官对老百姓的危害则相对较为隐秘,如果没有查处和曝光,老百姓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三是小贪官又臭又硬,又奸又滑,难于打击。

 

  小贪官都是滚打摸爬出来的种,有的受过打击处理、有的是懒汉无赖,有的社会上的流氓恶棍,有的是酒肉之徒,一身滚刀肉。只要有人敢下达命令,他们就敢把一个老大爷打得满脸开花,就敢于罚款不开票,就敢强行掀掉你的摊位,就敢拆掉你的房子,就敢用铲车碾死你……

 

  小贪官因为身份特殊,难以打击。他们不怕开除,因为开除之后,没几天就又上班了。

 

  他们不怕纪检委、检察院,因为纪检委、检察院管不着他们,他们不是干部。他们不怕公安局,因为公安局很难找证据。这些人在一个地域有纵横交错的社会关系,有拜把子弟兄,有长期在艰苦环境下练就的吃苦精神。他们老于世故,胆大心细,一旦钻进钱眼,风生云起。

 

  说句实话,一位厅级干部,一旦被“双规”,面对纪检、检察干部时,往往会六神无主,战战兢兢,甚至“扑腾”一声跪下。而一名小贪官,面对纪检、检察干部时,常常态度蛮横,无所畏惧,甚至大打出手,干出伤害政法人员身体的事情。 官员收受了这些人的贿赂,远远比收受那些职务高的人贿赂更安全。

 

四是小贪官腐化变质,完全与老百姓对立。

 

  任何一个恶势力、黑社会的形成,都有其产生、发展、生长、壮大、成势的过程。比如,喧嚣一时的重庆黑社会势力,在其最初的产生阶段,绝对不是一开始就依靠文强去搞大的,而是在其不断发展壮大之后,才逐步去靠拢文强的。也就是说,黑势力在其萌芽状态,是因为那些小贪官的包庇纵容,才具备了发展空间。如果那些小官员当时就毁灭它,是非常容易的。

 

  那些小贪官本来应该利用手中的权力(政府给的),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但恰恰相反,他们却把手中的权利变为敲诈老百姓的工具,有的甚至靠拢那些不法富豪,为非作歹,充当他们的保护伞或马前卒,有的与社会上的所谓“托”,勾结在一起,共同鱼肉人民。

 

  之所以称他们为小贪官,并不是因为其贪欲小、影响小、危害小,而是因为他们地位低,职务小。其实,没有一个省份的政府希望自己的人民生活在饥饿、苦难和怨愤之中。

 

  同样道理,没有一个省份的公民会无缘无故的怨恨自己的政府。那么,为什么仍然会有像“翁安事件”那样的问题发生呢?我想基层小贪官“功不可没”。基层小贪官面对老百姓时的所作所为,最终都会让政府买单。假如和老百姓直接打交道的那些人,变得贪婪如虎,并且习以为常,人民岂不失望,时局岂不动荡!

上一篇:谎报孩子失联是现实版的“狼来了” 下一篇:没想到孙悟空竟然是个老中医!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