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街谈巷议 > >正文

天价彩礼引血案 江西鹰潭农村婚恋生态调查
2019
06 /03
14:42
消息来源
中国青年报
天价彩礼引血案 江西鹰潭农村婚恋生态调查
      原标题:“天价彩礼”引血案 江西鹰潭部分农村婚恋生态调查

  一起“天价彩礼”引发的血案背后

  江西鹰潭部分农村婚恋生态调查

\许俊家开的小超市,也是许俊和叶苗短暂同居过的地方。

  花费40多万元、家里背上巨额债务,最终却面临无法正式结婚的困境,今年4月,江西鹰潭25岁的男子许俊举起菜刀,砍死了比他小两岁的未婚妻叶苗(化名)。惨烈的悲剧震惊全国。

  一个月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走访当地多个农村区域发现,高昂的婚嫁成本引发的纠纷仍在持续,多数有适婚子女的家庭仍受困于“天价彩礼”。接受采访的当地村干部、村民纷纷呼吁“管管彩礼”,“不然这些年轻人真要废了”。

  借债得来的彩礼钱

  鸿塘镇位于鹰潭市下辖的县级市贵溪市西北郊。许俊的家位于小镇城区边缘,沿着许家门前的路向南走大约4.5公里,就是出事的地点界牌村叶苗家。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当地对相关人员进行采访,了解到案发时的一些情况——

  4月12日,许俊一大早就出门了。邻居看他开车问了句,“你到哪里去呀?”许俊说,去“求老婆”。

  此前的一个多月,许俊和叶苗几乎在吵吵闹闹、分分合合中度过。为了接叶苗回家,这条路许俊已不知走了多少次。

  当天下午3点,由于叶苗的妈妈长年脚痛,叶二哥带着她在鸿塘镇上拍片检查。叶苗和许俊留在叶家。

  下午4点半左右,叶母回到家,进一楼大门时遇到正准备出门的许俊。以往许俊会打招呼叫一声“妈”,这回他没吭声,神色木然,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走出院门。

  此时,叶苗已倒在了二楼的血泊中,身边的手机大声放着音乐。

  4月13日,鹰潭市贵溪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鸿塘镇界牌村叶家组发生一起命案,犯罪嫌疑人许某因纠纷将叶某杀害,目前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如果他(许俊)只是砍伤我们叶苗,我们可能也会原谅他,但他下手太残忍了……(叶苗)太惨了。”5月12日,叶二哥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法医尸检发现,叶苗身上至少被砍了70刀,头和身子几乎已经分离。

  同样让叶家伤心的是,自从出事以后,许家指责叶苗“骗婚”。

  “如果先把钱还一点就不会发生这个事情。”许俊的父亲则给记者分析,“退婚又不退钱,这不是骗婚吗?”

  尽管许俊和叶苗没有领取结婚证,按照当地风俗,两人订婚后就是“名义上的夫妻”,可以住在一起。

  许父说,叶苗在许家总共没有待过一星期,三天两头回娘家,“不像踏实过日子的”。

  “彩礼22.8万、‘打金子’钱3.5万、见面礼4万……”许父回忆说,在叶苗坚决表示退婚后,许俊拿纸笔列了一个“条子”,一笔一笔地写下了从相亲到订婚的花销。上述款项再加上红包、酒席、看电影等费用总计是40多万元。

  “叶苗曾说可以退还许家32万。”叶父则称,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个清单,许家也从未正式向他们提过要退婚,彩礼退还的事都是两个孩子在交流。

  “22.8万彩礼钱都在叶苗自己的卡里,相当于全带回给俩孩子的新家庭了。”叶父表示,相比其他家庭“截留”女儿彩礼钱,他们家已经很开明,并且在当地,一般退婚只退彩礼现金,“哪有男的家摆酒席还要算在女方的钱里的?”

  叶家认为,叶苗退婚的根本原因在于许家骗了他们,尤其是许俊欺骗了叶苗,这直接伤害了一向讨厌被别人欺骗的小女儿。

  许家托的媒婆曾向叶家介绍,许家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在鸿塘镇上有一排门面房,还开了一家超市,家里有20多万元存款。许俊也曾亲口告诉叶家人,自己有20多万元存款。

  这些口头上的“财产”在订婚后逐渐被叶苗发现并不存在。叶苗听到许俊打电话向朋友借钱买电脑,便质问他的存款在哪里。这时许俊承认欺骗了叶苗,那些钱几年前家里盖房子、开超市时就用掉了。

  “这在我们这里很常见。”许父也承认,给儿子娶媳妇的钱有30多万元是向亲戚们借的,还抵押了房产从银行贷款;为了接叶苗回家,又“零首付”贷款买了辆小汽车。但他表示,这些钱从来就没打算让许俊和叶苗还,他和妻子两人有能力还上。

  “这里的婚姻是用钱绑起来的”

  “一年比一年高。”说起彩礼,许父告诉记者,大概七八年前,本地的彩礼开始跳涨,江西人喜欢数字“8”,先是八万八,后来一年一个价,九万八、十九万八、二十九万八、三十九万八……最高的有五十九万八。

  许、叶两家的媒婆表示,许家给叶家的22.8万元彩礼在鸿塘镇属于中等水平。

  在鸿塘镇邻近的鹰潭市余江区农村,一位村干部告诉记者,这边的彩礼一般在20万元到60万元,低于20万元的彩礼已很少见。

  而这还仅仅是彩礼,婚姻过程中其他花销从相亲的准备工作时就已经开始。

  条件好的农村父母会在鹰潭市里为儿子买一套房。鹰潭市目前只有月湖、余江两个市辖区,主城区月湖区新房价格普遍在5000元/平方米以上。

  大多数条件一般的农村家庭会在本地翻盖新房。记者走访时看到,无论在镇上还是村里,当地居民的家庭住宅以三层楼房为主,个别瓦房夹杂其中,显得矮小、不合群。

  许俊家就是其中之一,听媒婆说房子不好会被姑娘家嫌弃,许父就在原来的两层楼房上加盖了一层。

  “硬件”达到或超过了平均线,男方才有资格在媒婆的安排下相亲。男女双方见面后如都没有提出不满即表示同意,婚事随之进入“上门——定亲——订婚”的程序,每一步都是以“万元”计价的金钱在铺路。

  今年2月12日,许俊和叶苗见了面。10天后,叶苗在亲戚的陪伴下到鸿塘镇许家上门。这一步在当地又叫“察人家”——女方观察男方的家庭条件是否合适。

  许家做了一桌菜招待叶家人,并给了叶苗4万元的见面礼。

  双方小规模的接触后,就迎来大阵仗的定亲。这是最关键的一次,也是现金出现最多的一次。

  3月2日,叶苗和60多位亲属到许俊家里参加定亲仪式。

  定亲时的程序、礼节,尤其重要的是饭菜酒水的标准,许家一点也不敢马虎。许父提前到两个发小家里取经——他们今年也各自为儿子办过婚事,一家花了34万多元、一家花了40多万元,均负债累累。

  鹰潭农村定亲、订婚的招待标准相当高:酒席一般不低于16个菜,菜品要有“土甲鱼、土田鸡、土黄鳝、土牛肉”,“‘土’代表本地产的最好的”;烟最差也要40多元一盒的“硬中华”,讲排场的更是用上近百元一包的“和天下”“黄鹤楼1916”,香烟要发到女方来宾人手一包,即便是被抱着的小孩也不能“免俗”;酒最低也要当地产的四特酒中的高档款;对水果也有要求,必须是新鲜的时令水果。

  定亲当天,许家专门请了厨师,六桌酒水、香烟加上水果花了约两万元,平均一桌3000多元。记者了解到,这一数额已超过了江西省会南昌五星级酒店一般婚宴的标价。

  “别的人家也这么办的,我家差了(规格)就可能会让女方家不满。”许父说。

  为了让女方家满意,定亲时红包也必不可少,这一环节又被称为“打发”。当地村干部告诉记者,男方家里除了要给女方改口费、“打金子”钱(买首饰),还要给女方亲属发现金。

  当天,许家将22.8万元钞票摆在桌上,双方来宾道贺、称赞,拿出手机拍下照片、视频发到朋友圈等社交平台上,引来诸多点赞。

  此外,许家还给叶苗家的两个哥哥分别包了1万元红包,叶大哥的两个孩子每个拿到6000元,其他亲属200元到400元不等。定亲当天,男方家发出去至少26万元的现金。

  最后一步是订婚。按规矩,叶家还要带着亲朋好友到许家吃酒席。双方商量后,许家直接折现了3万元现金给了叶家。

  “新贵媒婆”和颓废青年

  每年春节前后,是鹰潭农村媒婆业务最繁忙的时候——一年中只有这段时间,外出打工的年轻小伙儿、姑娘们才能“候鸟归巢”,媒婆要抓住机会为他们牵线搭桥,力争在一个月内促成年轻人的婚姻。

  许俊和叶苗这一对,媒婆耗时22天。

  在鹰潭农村地区,当孩子20岁出头,父母即开始托媒人相亲;孩子到了二十二三岁还单身,父母会着急上火;如果过了25岁孩子还没找到对象,父母基本上天天“吃不好、睡不着”。

  许俊和叶苗的父母此前就是其中的两对。不过,作为直接当事人,许俊和叶苗都曾表示过年龄还小,暂时不想结婚。

  许俊对父亲说过,自己还不成熟,想再等两年。叶苗在和闺蜜的微信聊天中也曾说:“我感觉有点早,还不想嫁人,不然早就谈了。”

  可最终都拗不过父母的苦心安排和邻里乡亲的说长道短,当地男孩、女孩的年龄、身高、长相、学历、工作地点、家庭条件等情况早被媒婆们摸得一清二楚。

  许俊和叶苗此前分别都有数次相亲经历。甚至早在两年前,两人还被媒婆安排相亲见了面,只是那一次互相都没看上。

  与其他地区不同,鹰潭农村男女相亲至少需要两个媒婆做媒,在相亲的过程中会逐渐增加,普遍超过5个。

  撮合年轻人订婚成功后,媒婆会收到“谢礼”,至少2000元起步,多的在4000~6000元。“谢礼”并不会因为媒婆人数增多而减少,男方家里与第一个媒婆最初约定的费用,会同样给到陆续加入的每个媒婆手里。

  “这就导致媒婆形成了‘利益联盟’,‘我有好事叫上你,你有活儿也别忘了我’。”余江区一位村干部告诉记者。

  这位村干部说,媒婆为了让女孩不好推脱,一般会拉上女方的亲戚成为媒婆中的一员,组团前去说亲;为增加成功率,媒婆在介绍时会隐藏双方的不利条件、美化实际情况,这为以后的婚姻也埋下了隐患。

  许俊家最初只托了一对“姐妹媒婆”。后来这对媒婆又“发展了”叶苗的一位亲戚……最终一共5个媒婆促成这桩婚事,每个媒婆拿到了2000元的“谢礼”。

  在相亲的过程中,没有一个媒婆透露过许家借贷相亲的情况。在“女方市场”下,男方家里有苦说不出,只能客客气气送烟送钱。

  如今,一些媒婆俨然成为当地农村的“新贵阶层”——每次出马收益均以数千元计,托媒的家庭送来的好烟成摞,“有个媒婆在(鹰潭)市里买了两套房子。”

  另一个相关群体是村里游荡的年轻人。

  “我一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钱,为什么还要娶个人供她吃穿?把这几十万直接给我,够我活大半辈子了。”一位村干部学着当地年轻人的口吻告诉记者,“一些家庭条件不好、娶不上媳妇的年轻人‘破罐子破摔’,但你不能说他说的没有道理,这些年轻人看不到希望,就失去了生活的动力。”

  尽管这样的年轻人为数不多,但正在侵蚀着农村的活力。

  余江区一位承包果园的村民告诉记者,他曾经看到村里几个单身年轻人蹓蹓跶跶无所事事,就雇他们帮忙修剪果树、采摘水果,“他们明明可以干好却不好好干,偏要混日子”。

  另一位村民家中有两个儿子,这并不代表“多子多福”,反而比只有一个儿子的家庭更难娶到媳妇——两个儿子意味着父母要付出更多的成本,女方家里也深知这一点。“老大到了30岁花了50多万才娶上媳妇”。

  花了钱,婚姻的稳定也没能得到保证。婚后这家老大去了外地打工,3年未归,女孩则回了娘家,婚姻事实上已经破裂,几十万元彩礼的退还也在谈判中。

  这直接导致了这家老二“看破红尘”。不相亲也不去工作,他跟着村里其他年轻人上网、打麻将,去市里“混”,回到家和父母吵架,家庭关系濒临破裂。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耿学清文并摄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刘奕
上一篇:你喝的茅台五粮液 可能产自卫生间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