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民生现状 > >正文

忘掉戏子,刚刚,这位“中国天才”让国人沸腾!
2019
02 /28
11:36
消息来源
中国法治
忘掉戏子,刚刚,这位“中国天才”让国人沸腾!

 

曾经,远走美国的清华天才突然归来!

 

刚刚,又请辞清华副校长!

 

背后,正酝酿一个撼动全中国的惊世计划……

 

最近媒体被某戏子学历造假频繁刷屏,今天一起来看看这位名副其实的中国学术天才!

 

从2015年开始,他在杭州筹划,

一个月前,他又放出“豪言”:

将超过拥有24位诺贝尔奖

教师科研水平很可能成为中国之最;

东京大学、清华、北大等知名学府,

15年后,在各项指标上,

成为世界范围内最好的大学之一。

许多人以为他就是说说而已,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清华副校长职务。

他说:

正在筹建中的西湖大学,

我一贯的做事风格

从远走美国,

再到如今的请辞清华大学副校长。

在酝酿一个撼动全中国的惊世计划……

他,就是施一公

1967年5月5日,

父亲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

都是上世纪50年代的大学生。

他出生时正赶上,

在那个人人给孩子取名叫“文革”、

父亲却为他取名为“一公”,

他说:

在我一生中的很多重要关头,

 

驻马店地区汝南县老君庙乡的小郭庄。

是受“走资派”爷爷的牵连和影响,

被关押折磨了整整4年半。

直到1972年离开小郭庄,

最温暖的第一个家。

他一生将父亲视为最崇拜的偶像,

为了让家人住得更舒适一些,

把牛棚装修一新,还隔出好几个小房间。

他说:“我从没有去过理发店,

到小学毕业,也几乎没有买过一件衣服,

而哥哥姐姐的几乎所有衣裤和我过年时,

都是由父亲亲手裁剪缝纫的。”

父亲还有一手好的木工手艺,

床、柜子、桌子、椅子等大部分家具,

父亲还当过老师,数学物理都会......

他总是第一时间去帮忙。

1977年恢复高考,父亲辅导表姐、

给他们讲解方程式、热力学,X、Y、Z……

但感觉科学真酷,

他总是希望孩子们能够做得再好一点,

这种耳濡目染的成长环境,

 

开启了开挂模式,

从小学到高中成绩都是第一名,

成为生物系复系后的首届本科生。

他仍然秒杀其他同学,

 

还不是书呆子吗?

他不仅成绩好,还是运动健将,

他在清华校运动会上多次创下竞走纪录,

纪录才被人打破。

他说:他一直为了不让父亲失望,

从小到大一直到清华毕业至今,

而真正意识到这一点,

1987年,也成了他命运的转折点,

 

父亲却在河南老家意外被车撞倒,

以最快速度将父亲送到医院。

只要及时医治完全能够得救。

却告诉肇事司机:

司机急得四处找人,用了4个半小时,

可他父亲的生命,

 

那是他多么崇拜,多么深爱的父亲啊。

躺了整整四个半小时,没有得到任何救治,

看他儿子一眼,就离开了。

他无法承受突然失去父亲的痛苦,

一个人抒发心中的悲愤,

整整一年多时间,他常常夜不能寐,

医护人员的天职不是救死扶伤吗?

这个曾经积极向上的少年,

那时他还思考了许多办法,

 

父亲为自己取的名字时,

渐渐地,他想通了:

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人,

多少家庭在经历像我一样,

父亲活着的时候,总是在不遗余力地,

以自己的善良付出给这个世界,

如果自己真的有抱负,敢担当,

让父亲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1989年,他从清华提前一年毕业。

入美国十大名校之一的霍普金斯大学。

就被美国常春藤八大名校之一的,

1998年,他在普林斯顿创建了独立实验室,

授予鄂文西格青年科学家奖,

 

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

他年轻且学术造诣深厚,

为了他这个难得的人才,普林斯顿给他

他的实验室面积是普林斯顿

他的科研基金是系里最高的,

他申请了11次美国国家基金,10次中标。

学校为他买了500平米的独栋别墅,

最高级别的教授职位,终身讲席教授。

然而2008年,意气风发的他,

选择“裸奔”回国,为清华大学全职工作,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罗伯特·奥斯汀惊呼:

普林斯顿大学校长更是极力挽留他:

你就能获得高达1000万美元的经费支持。

去为全人类做贡献,提供最好的科研支持。

“你现在豪情万丈,但用不了两年,

而在更多其他人的眼里,拥有美国绿卡,

可他却坚定地说:科学无国界,

回国就是回家,国内学术界的潜规则,

两年后不会改,20年后也不会改……

他回国后,也迅速引爆了舆论,

有人说,他是回来捞钱的;

面对质疑他感到很伤心,难以理解:

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为什么会招来这些不明不白的非议?

 

一点一点开始重新创建实验室。

自己回国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育人

在他们可塑性还较高的时候去影响他们,

追求个人价值的同时,

自己对于这个国家和民族义不容辞的责任,

 

给本科生上课,每年将近100个课时。

喜欢鼓励学生有理有据地跟他唱“反调”,

尽力启发学生的思维,

私底下,他还是学生的好朋友,

课余时间与学生讨论任何问题,

 

他清醒地教育学生:

不再用金钱作为衡量成功的唯一指标,

是否真正在为人类社会创造价值,

用科学报国,才是一个科学家最大的荣耀。

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学生们觉得

 

在为自己奋斗的同时,

以天下事为己任,驱使他们坚定地往前走。

回国后除了育人,

在《细胞》《自然》《科学》

2014年,

这是该奖第一次颁给中国科学家。

认为已经达到了“诺奖级”水平。

但是回国一段时间后,

他也亲眼目睹、经历了许多潜规则,

有话直说的他不止一次地,

他说:当今中国是经济强,但科技弱,

但是看技术革新和基础研究的创新能力,

有人会说我们都上天揽月、下海捉鳖了,

我们都高铁遍地开花了,

而他说:你看到的指标和现象,

 

我们占的是经济体量的优势。

而在学术上,一些学者利用自己的名望,

不诚实比巨大的科学错误更可耻

但忙于各种非学术类事务,

 

于是他一肩挑起了三职:

清华大学校长助理、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

人们都骂他根本就是为了从政才回国的,

“你究竟是更愿意做一个体制的改革者,

而他坚定地说:

他并不希望被行政事务捆住手脚,

在人事改革、教学改革上尽一份力。

中国的教育到底有没有毛病?

因为中国大学里根本的导向出了大问题,

原来他回国除了为祖国搞科研,

能撼动全中国的惊世计划,那就是:

 

在世界舞台上全面崛起的根本前提

一百多年前,

其大学实力远在欧洲列强之后。

美国利用其雄厚的财力国力,

五十年前,美国高等教育已经称雄世界。

一个大国可以在某个方面取得突破,

但是纵观近代世界历史,

科研在高等教育落后的情况下,

 

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和西方发达国家存在很大差距,

实施新时期人才布局的建议。

最高级别的大规模人才引进计划:

在中国的大学体制上,他倡议:

政府不要把手伸的太长,不要一刀切,

每个学校都用就业这个指标考核领导,

 

也引发了一场轰动的“施一公效应”,

他们中很多人直言“施一公都回来了,

就连他在普林斯顿大学期间,

柴继杰、吴嘉炜等也纷纷选择回国

清华大学的生命科学学科,

从只有40多个独立实验室增加到了120多个。

组成的国际评估组来到清华,

清华大学生命学科发展态势很好,

 

优秀人才引回了清华大学全职工作。

而现在因为他,

也许因为施一公,

他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教育的曙光。

中国有这样的,

那么中国的教育,一定光明无限好!

科研改革的漫漫长途上,

科学为梦,一心为公,

一个沸腾着热血的风一样的男子!

让我们向这样真正的优秀中国科学家,

<p style="margin: 0px 8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font-family: -apple-system-font, BlinkMacSystemFont, "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yahei",=""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6px;="" letter-spacing:="" 0.544px;="" color:="" rgb(62,="" 62,="" 62);=""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1.75em;=""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致敬!
责任编辑:总管理员
上一篇:请还我们的血汗钱 下一篇:统计局发布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