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司法“刁民”养成记

2018-11-15 10:04:50

消息来源:法律品读 阅读原文 评论
 

“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你对你的主张应负举证责任。”我冲着电话不耐烦的说道。

 

“这还要举什么证?谁都知道事情是这样的,不信你可以去问?”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激动而显得有点结巴的话语。

 

“我再说一次,举证,那是你的责任,你必须向法庭提供证据,否则将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可是人民法——”

 

没等对方说完,我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窗外,风吹得正紧。

 

一连几天的阴雨,整个人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加上最近几个案件的麻烦,脾气也就显得极为暴躁了。

 

“怎么了,小林?”不知什么时候,老庭长已经站在了身后,看着我阴沉着的一张脸,关心的问道。

 

“哎……”,我苦笑了一下,说道,“遇到刁民了。”

 

“刁民?”

 

“是啊,而且是最大的刁民,老树桩啊。”我开始向庭长述苦。庭长一听说是老树桩,也陪着苦笑了一下,张了张嘴,却又觉得似乎不必要说什么,于是也就没说话了。

 

\

 

说起老树桩,院里的人都不免都要无奈的摇了摇头,有关他的事可以作为茶余饭后的话题,被谈论一整个闲暇时间。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头发已经白了一半,脸上爬满了皱纹,常年穿着一套旧军衣,许是穿的时间久了,颜色也由绿色变的有点返黄,衣角及袖口处打着几块补丁,极为显眼。

 

老树桩是个瘸子,据说是早年当兵时候被一颗子弹穿过了左小腿,从此落下顽疾,只好整天拄着一根拐杖,这使得他左边的鞋子要比右边的新得多。

 

“哪个案件啊?案情复杂不?”老庭长又问道。

 

“案情是不复杂啦,离婚案件,被告说双方有共同财产现金15万元,原告则予以否认”,我说道,“可是从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来看,没法证明这部分现金的存在。”

 

许是这种类型的案件见多了,老庭长也不多言语,只是点了点头,对我说道,“程序上做好一点,实体方面,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老树桩是我们院的常客,经常帮人代理诉讼,他不是一个律师,但也不是一名讼棍,因为他从来不收他的委托人的钱。

 

据院里的同事介绍,几年前老树桩曾因与村里干部纠纷,被派出所拘留,并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其在村里的一些合法的权益也被无端的剥夺了。之后倔强的老树桩拄着那根破旧的拐杖,从区里告到市里,再到省里,成为这里出了名的上访户,最后老树桩终于取得了胜利,那名警察得到应有的处分,而他,则成为人们眼中不折不扣的“刁民”……

 

由于几年的上访生涯,老树桩对于政府部门有了一定的了解,在憨厚的村民面前,他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物,于是有什么这方面的事情,很多村民都会请老树桩出面帮忙解决,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就是打官司。

 

然而老树桩毕竟没有学过法律,其对法律的理解基本上来源于经常挂在腰间的那本法律汇编,这样一种一知半解的状态,使得他在法庭上闹了不少的笑话。

 

由于老树桩代理的当事人大多属于比较弱势的群体,加上老树桩的脾气又暴躁,因此他总是固执的认为法官是在偏袒对方当事人,在法庭上难免会与法官发生争吵。

 

在我印象中,老树桩的官司很少打赢,因为一来他所提出的诉讼请求总是比较荒唐,二来他也不懂得一些打官司的技巧,比如他在法庭上就经常自认一些对方也无法举证的事实。然而他的对方当事人是没有这么耿直的,所以他每次都要吃亏。

 

起先老树桩输了官司,还会去上诉,但每次二审都维持原判,久了,老树桩也就不上诉了,他走回了原来的老路——上访。

 

这招倒真收到了效果,现在的领导,怕的就是两类人,一类是更大的领导,一类就是刁民。所以每次老树桩代理的案件,大家都做的诚惶诚恐的,唯恐出了什么差错,惹得一身臊。这样一来,老树桩在我们的眼里,就更显得刁民了。

 

深秋的翔风里,已添有一丝的寒意和些许的冷风,窗外的树叶在风中左右的飘摇着,间或掉落在地上,与雨水泥土混在一起,失去了往日的绿色。

 

我突然注意到,在窗外不远的地方的一丛花木,那是前不久刚整理出来的一处花圃,由于没有人照料,现在大多花木都已残败不堪,只剩下几株仙人掌还是顽强的挺立着,骄傲的吐着青色。

 

“你知道仙人掌的故事吗?”老庭长突然问我。

 

“仙人掌?”我回头看了眼老庭长,他正意味深长的看着远方。

 

“是的,仙人掌,传说在很久以前,仙人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它们也曾经长着宽大的叶子,可是后来环境变了,变得干旱缺水,仙人掌没办法,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把宽大的叶子硬生生的变得越来越细,越来越尖,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那向外张扬的刺,是他们对这恶劣环境的控诉,也是他们得以生存的条件之一。”

 

我肃然的看着老庭长,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现的那么的深沉,像一个充满智慧的老者,在教授不懂事的孩子道理。

 

我明白老庭长的意思,老树桩会成为今天这样,也不是他自己所希望的,他也曾是个青涩的年轻人,拥有美好的爱情向往,他也曾是个勇猛的战士,冒着敌人的子弹前进,然而今天,他成为了一个浑身长满刺的仙人掌,让人无法靠近……

 

我呆呆的望着窗外,不知何时,阴霾的天空突然裂开一道口子,阳光穿透裂开的云层,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透过紧封的玻璃窗,照耀在我的身上,不知是否这个原因,我的心里竟涌起了一丝久违的温暖。


[责任编辑:钟丽瑶]

相关专题:女子私自改名新旧身份证不符 存款被冻结

频道
分站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学会动态 | 编辑部 | 法治编辑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