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预防灾难的责任应该落在乘客身上吗?

2018-11-08 14:26:21

消息来源:法律博客 阅读原文 评论
  命美好且珍贵,十五条生命因“琐事”而殒命,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带给我们的教训异常沉重。
 
  真相不总是那么容易探寻。公交车坠江事件的真相,经历了一场“罗生门”式演绎。
 
  媒体最初报道的事故原因是轿车女司机越线行驶。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大家又接受了是公交车越线撞击正常行驶的轿车导致坠江的说法。关于公交车越线的原因,网络上不出意外地谣言四起。
 
  好在警方及时恢复了坠江公交车的行车记录视频,真相才浮出水面。然而,也许是代价过于沉重,事件的真相总给人一种“荒诞感”。就因为有乘客错过了一站?真相就是如此残酷。
 
  悲剧已然发生,生命也已陨落。公众的关注焦点转为追究责任以及吸取教训两个方面。然而,针对该吸取何种教训这个问题,有许多种不同的说法。
 
  法律被誉为社会秩序的最后一道防线。面对公众事件,法律的作用自然无法被忽略。
 
  有一种观点认为,应加强执法,完善法制,提高公民的权利意识。泛泛来看,这些建议自然不能算错。只是有个问题,在不了解具体法律规范的情况下,完善法制、严格执法的呼吁,往往只会沦为口号。
 
  事实上,针对该女乘客与公交车司机的行为,我国并不缺乏法律制裁手段。袭扰公交车驾驶员,客观上给不特定公众的生命安全带来了严重的威胁,其主观故意则可以描述为,为泄愤而对不特定他人的生命安全不管不顾。两人的行为均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在司法实践中,对侵害公交车司机的行为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我国已不缺乏有关案例。而且即便两人不构成刑事犯罪,治安管理处罚的“板子”应该也能拍下。
 

 
  法律作为社会秩序的最终保障,公众容易对其有所期待,其实是正常的社会现象。然而我们必须要明白,法律不是万能的。
 
  法律只能事后对违法行为人予以制裁,面对突然发生的紧急事件,法律仅在“一般预防”的意义上发挥作用。这种效果通俗来说就是,如果知道行为的代价,行为人可能会有所收敛。
 
  法律躺在纸上,阻止紧急事件的发生,归根结底得靠人。但是,这里指的“人”并不是不特定的公众。责任不落实到具体的单位或个人,就相当于没有责任。
 
  我们可以先思考一下,既然性命攸关,又有充分的作为依据,众人为何不予制止?答案可能有以下几种可能,1、众人并没有意识到面临的危险,故不想予以制止;2、事件发生太过突然不能制止;3、众人不知有防卫权,不敢制止。
 
  如果其中一种可能,以否定其他两种可能为前提,第三种可能首先可以排除。因为如果知道性命攸关,即便不知有防卫权,从人的求生本能来看,众人应该也会上前制止。
 
  第一种可能几乎也可以排除。因为作为正常的成年人,对袭扰公交车司机的危险性或多或少都会有所认识。某个人忽略这种危险是可能的,但十余位乘客都忽略的可能性很小。而如果意识到危险,就不难推断出同车乘客应该具备制止的意愿和动机。
 
  如此看来,最为可能的情形就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众人还未来得及制止,灾难便已降临。因为面对突然升级为武力的言语冲突,并不会留给众人过多的反应时间。等到众人意识到危险,应该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
 
  因此,笔者认为过分指责同车乘客也许并不公道。充其量只能认为他们对于危险的“嗅觉”不敏感。可是,面对从未经历过的、突发的危险,我们又有多少预先感知的能力呢?
 

 
  事后的评述可以不偏不倚,对于亲历者而言,死神不会给他们留出理性思考的时间。根据以上的分析,预防灾难的责任也不应该落到不特定的群体身上,而应该留给公交公司及其工作人员。
 
  笔者认为,如果公交司机平时有应对此类事件的应急预案,工作人员经过良好的培训,悲剧完全有可能避免。
 
  比如,一旦乘客与司机发生争执,强制公交司机先行停车并正告挑事乘客行为的性质及后果,再根据事态的发展选择平息或者报警等具体的处置方式。
 
  有读者会认为,这会大大影响公交的运行效率。然而,鱼和熊掌岂能兼得!凡事都追求效率,正是当前许多社会问题的根源。与众人的安全相比,轻微效率的损失并非不能接受。一定的程序以及预防措施,正是生命的必要保障。
 
  公交公司预先制定完备的应急预案,对公交司机进行良好的培训,执法部门及时有力处置,做好这三方面的工作,或许可以减少类似事件的发生。
 
  事后的法律制裁,或者寄希望于“超级英雄”的及时进场,符合人的思维习惯和想象,但从紧急事件的特性以及人的认识能力来看,这些做法和期待的实际效果值得怀疑。

 
[责任编辑:陈恒安]

频道
分站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学会动态 | 编辑部 | 法治编辑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