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致歉函

2017-12-19 16:39:35

消息来源: 阅读原文 评论

致歉函

 
    关于刘琛、刘柏松与谭振平、谭成山、张春、谭振伟、张爱武、法治网新媒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曹卫国、熊德、黄梅、张蓥蓥名誉权纠纷一案,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岳民初字第0800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载明“2013年8月,原告刘琛经人介绍进入中国法治编辑部工作,工作地点在中国法治设于长沙市高新技术区麓谷新长海中心的办公区,中国法治编辑部于2013年10月10日向原告刘琛发放了工作证,所在部门为总编室,职务为编辑。原告刘琛入职后,由被告湖南晨钟公司、晨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谭成山及中国法治编辑部张春负责其日常工作安排。
    2014年12月1日,原告刘琛与被告谭振平、谭成山等发生争执,受伤后被送往湖南航天医院,2014年12月3日至2014年12月15日期间住院12天。2015年1月16日,原告刘琛致函中国法治编辑部,以用人单位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没有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并于2014年12月1日删除被告的指纹,无法去原告处工作等理由解除劳动关系。随后,原告刘琛向长沙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被告法治网新媒体、湖南晨钟公司及长沙晨钟公司支付二倍工资28600元、2013年加班工资1300元、2014年加班工资4000元、克扣的工资2460元、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的工资7800元、克扣的稿费4700元、经济赔偿金10400元。长沙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5年4月1日作出仲裁裁决,三被告法治网新媒体、湖南晨钟公司及长沙晨钟公司不服仲裁裁决,遂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就此于2015年7月8日作出了(2015)岳民初字第0282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限湖南晨钟公司在该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被告刘琛支付2014年11月1日至2015年1月16日的欠付工资6541.94元、经济补偿金3962.51元、欠付的稿费4700元、二倍工资差额20300元,限长沙晨钟公司在该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被告刘琛支付二倍工资差额8000元;被告湖南晨钟公司及长沙晨钟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并上诉至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于2015年12月20日作出(2015)长中民四终字第0589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述劳动争议仲裁审理过程中,被告法治网新媒体、湖南晨钟公司及长沙晨钟公司向仲裁庭提交了《我所认识的刘琛父子》的文章材料,该材料有被告谭振山、曹卫国、谭成山、张春、熊德、黄梅、张蓥蓥、谭振伟及案外人张欢各撰写一部分内容,该文内容有涉及对原告刘琛学习考试、性格及情商相关描述和负面评价,并有对原告刘柏松及刘琛家庭情况及感情生活问题的描述。2015年2月10日,被告法治网新媒体所属的中国法治网 (http://www.cnfazhi.net)刊登出了《我们所认识的刘柏松刘琛父子》的贴文并配有原告刘柏松和刘琛的照片,该贴文内容与被告法治网新媒体、湖南晨钟公司及长沙晨钟公司向仲裁庭提交的《我所认识的刘琛父子》文章材料内容基本一致。”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    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谭振平、谭成山、张春、谭振伟、张爱武、法治网新媒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曹卫国、熊德、黄梅、张蓥蓥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刘柏松、刘琛进行书面赔礼道歉(道歉内容须经人民法院审查许可)并将书面致歉内容登载于中国法治网首页(登载时间不少于七天);如不履行该判决内容,人民法院将把本判决书主要内容在公开发行的报纸上进行刊登,刊登费用由被告谭振平、谭成山、张春、谭振伟、张爱武、法治网新媒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曹卫国、熊德、黄梅、张蓥蓥连带承担。”
另,此案二审判决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湘01民终4697号判决载明,“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涉案文章是否构成对刘柏松、刘琛权益的侵害;二、如涉案文章侵权,承担责任之形态应如何认定;三、刘柏松、刘琛的责任主张是否合理有据。一、关于涉案文章是否构成对刘柏松、刘琛权益侵害的问题。刘柏松、刘琛主张原审被告撰写并向仲裁庭提交《我所认识的刘琛父子》,且在中国法治网及红网发表贴文《我们所认识的刘柏松、刘琛父子》的行为,侵害了刘柏松、刘琛的名誉权、肖像权;而到庭原审被告则抗辩认为,其向仲裁庭提交《我所认识的刘琛父子》,且在中国法治网发布贴文《我们所认识的刘柏松、刘琛父子》系对刘琛行为的客观说明,并系对刘琛不当行为的适当回应,故原审被告的行为不构成名誉侵权,且原审被告并未在红网上发表过贴文《我们所认识的刘柏松、刘琛父子》,对此,结合双方上述诉辩主张,一审法院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评述:(一)关于名誉权之侵犯问题。名誉权是民事主体就其所获得的社会评价进行保有、维护的权利。公民的名誉权受法律保护,任何人均不得利用各种形式侮辱、毁损他人的名誉。名誉权受侵害是指关于个人的品行、信用等社会评价因他人的非法行为受到贬损,从而导致社会评价程度降低。本案中,原审被告撰写并发表的《我所认识的刘柏松刘琛父子》《我们所认识的刘柏松、刘琛父子》,内容有涉及对刘琛学习考试、性格及情商相关描述和负面评价,并有对刘柏松及刘琛家庭情况及感情生活问题的描述,该行为已经明显超出了仲裁应诉答辩中诉讼权利正常行使的范畴,亦不属于对刘琛所谓不当行为合理合法的回应方式,该行为侮辱了刘柏松、刘琛的人格,侵害了其隐私权益,损害了其名誉。因此,对刘柏松、刘琛主张文章《我所认识的刘琛父子》、《我们所认识的刘柏松、刘琛父子》侵害其名誉权之主张,合理有据,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
   1、中国法治网上所发文章《我们所认识的刘柏松刘松父子》是否侵犯刘柏松、刘琛名誉权问题”“一、关于谭振平、谭成山、张春等原审被告在中国法治网上所发文章《我们所认识的刘柏松刘琛父子》是否侵犯刘柏松、刘琛名誉权的问题。公民享有名誉权,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的名誉。对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材料或者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同意,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本案中,由谭振平、谭成山等原审被告撰写并发表在中国法治网上的涉案文章确有涉及刘琛学习考试、性格及情商相关描述和负面评价的内容,并有对刘柏松及刘琛家庭情况及感情生活问题的描述,因此,一审法院认定该文已明显超出谭振平、谭成山等原审被告正常行使仲裁应诉答辩权利的范畴,亦不属于对刘琛所谓不当行为合理合法的回应方式,谭振平、谭成山等原审被告的该行为侵犯了刘柏松、刘琛的名誉权,并无不当。”
    现谭振平、谭成山、张春、谭振伟、张爱武、法治网新媒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曹卫国、熊德、黄梅、张蓥蓥特此向刘琛、刘柏松致以歉意,特此登载。

[责任编辑:总管理员]

频道
分站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学会动态 | 编辑部 | 法治编辑部 |